排列五和值走势图

28
8月
2018

最好的名刺

發布時間:2018/8/28瀏覽次數:221

名刺,又叫“名帖”,是古代人們作為覲見的憑證,類似于現在的名片。不同的是,現在我們所用的名片一般都是面對面相互交換作為彼此增進了解和方便聯系的信息載體,而在等級森嚴的古代社會,想要見到達官顯貴或者學界泰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時候,名刺的作用就發揮出來了。

名刺的種類很多,有以官階頭銜打頭的,也有以世家名號探路的,受訪者出于人情世故一般也都愿意接見。但還有一些平頭百姓,特別是那些飽讀詩書但尚未求得功名的寒門學子,他們則會以自己最得意的詩文作品作為名刺,比如宋代蘇軾、蘇轍兄弟倆,到京城應試,分別給當時的文壇泰斗歐陽修和國家股肱韓琦寫了一篇文章,蘇轍的《上樞密韓太尉書》更是列入了中學的語文課本,不僅讓太尉大人驚為天人,更成就一篇千古流傳的散文佳作。

一句話,這些林林總總的名刺,其實就是我們平常所說的“敲門磚”,我今天想要說的就是我的一份敲門磚。

事情還要從十年前的2008年上半年說起。當時我還在讀大一,是班里的班干,但在上半年即將結束的時候做的一個決定,卻改變了我之后大學生活的整個走向。說實話,當時在班里做學生干部,那真叫是一肚子的火兒。我們學校很奇葩的一個規定是,大學一年級是要上早操的,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洛師的特色,但確確實實遭到了一些同學或軟或硬的抵制,做早操要么壓根兒就不去,窩在宿舍睡懶覺;要么人倒是去了,但一水兒的“群魔亂舞”,絲毫不見當代青年人該有的活力勁兒。更扯的是,學院為了保證早操的出勤率,要求我們這些無私光榮的學生干部們早上挨個兒去敲各個宿舍的門,催促大家出早操。班上有幾個預科的學生,多是少數民族的特長生,因為比我們這些人早入校一年,心理上自覺高人一等,老油條似的,喊他們起床,一個個答應得很好,但一扭臉照睡不誤。不得不說,這幾位的號召力還是很強的,有一個唱歌唱得好,有一個打球打得好,還有一個虎背熊腰很講義氣,在他們幾個的帶領下,總有那么幾個人跟著起哄,推三阻四找各種借口,反正就是不想下床;而我這邊兒,伺候完這幾位“大爺”還得跑著去操場,而每次上氣不接下氣地趕到操場的時候,看到的卻又是那樣一幅讓人無語的畫面……

再也不能這樣活!從那時候起我就下定決心,再也不能在班里混了,否則的話,要么我隨波逐流,變得跟他們一樣,要么非得氣出個好歹來。于是在學期臨近結束,學院團總支、學生會進行換屆選舉的時候,我覺得一定要跳出那個泥潭。

“那你想干什么呢?”

輔導員其實還是想讓我在班里的。他跟我說,你看,在班里你要面對的是七十多號人,而在學院里呢,也就團總支、學生會那十幾個人,在哪兒成長更快?我知道我說不過他,也講不出什么更有說服力的道理來,但我打心眼兒里明白,必須做出改變!

我說想去宣傳部。這是團總支下設的一個部門,其他的還有組織部、女生部等,與學生會的辦公室、體育部等共同構成了學院的學生干部系統。宣傳部在這些部門當中并不突出,一定程度上算得上一個冷門,大家更想去的是組織部、辦公室等部門,因為這些部門與輔導員以及學院的領導接觸的機會更多一些,看上去貌似也更有前途一些。

“去宣傳部你能干啥?”

輔導員的潛臺詞是,你連畫畫兒都不會,還能去宣傳部?在當時,學院的宣傳部分為兩塊兒,一塊兒負責新聞,一塊兒負責板報。板報因為可視,而且對于技能的要求也更高,所以在氣勢上總是壓過新聞一頭。確實,我不會畫畫,十年后的今天我仍然不會,但在之后的兩年時間里,我用事實和行動告訴輔導員,新聞其實比板報更像“宣傳”。

“至少,我可以幫他們寫寫字吧!”我臨走的時候說。在板報方面,我唯一能夠拿得出手的也就是還算工整的毛筆小楷了。

因為是個冷門,宣傳部副部長沒有太大懸念就收入囊中了。因為部里之前的重點都放在板報上,所以新聞稿件的寫作主要還是得益于輔導員的指導。剛開始寫新聞稿的時候,除了高考之前在高中學到的一些作文寫作技巧之外,我還從來沒有嘗試過以發表為目的的文章寫作,更不要說新聞稿,輔導員幾乎是從零開始、手把手地教的我。在研究生期間,他也是搞宣傳的,所以業務上絕對是一把好手,他給我提的第一條要求就是,任何一篇稿件,自己改到八遍之后再給他看。

這是最笨的方法,卻也是最實用的辦法。新聞稿最多的主題都是外校教授到學院交流學術成果、學生工作有什么新舉措新動態等等,都不是什么特別“有料”的新聞事件,所以寫出的稿件大多都是長則六七百字、短則三五百字的小篇稿件。可以想象,這樣的稿子改到五六遍之后,已經幾乎改無可改了,但“八遍”的要求我還是嚴格地遵守了下來,至少在最初的半年時間里都是如此。后來回想這段經歷我得出結論,自己的稿子,一句話放什么位置、用什么詞匯,哪怕改來改去最終用的還是最初的版本,但修改的過程其實也是思考和比較的過程,能讓你知道好的地方好在哪里、不好的地方不好在哪里,能讓自己的鑒賞水平得到迅速的提升。

半年過后,隨著水平的提升,老師給改動的地方越來越少,直到能原封不動地直接送到校報編輯部或學校廣播站,而“八遍修改”雖說沒有再嚴格執行,但反復修改直至拿出自己最高水準的原則卻一直堅持了下來。

之后,我也培養了自己的干事,也寫了很多新聞之外的其他材料、通訊,所有這些,在畢業后找工作的時候派上了用場。當我拿著打印好的比較滿意的文章遞到公司當時負責招聘的人力資源部同志手上的時候,很快就得到復試的通知,并最終得到了內刊編輯的Offer

所以你看,自己的作品就是我們最好的名刺,它們在任何時候都比最華麗的說辭更有說服力。

文/朱立凱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 神龙之境客服 北京赛车pk走势图 燃烧的慾望注册 bbin电子素材 仙侣奇缘2sf 王牌5PK试玩 好事成双注册 西甲西班牙人微博 巴拉多利德赛程 南特vs亚眠